• 渣豆腐
    233987
    0

             ◎朱旭

          我的家乡费县,地处沂蒙山区,这里曾盛行着一种带有浓厚地方特色的普通小吃渣豆腐(费县东部农村也叫“豆沫子”),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土的掉渣,过去却是我们桌上司空见惯的家常菜。我小时候,国家还处在物质比较匮乏的时期,我们这里农村吃的基本上顿顿都是糊涂渣豆腐,只有年啦节啦,才见点荤星儿,所以我对渣豆腐有着深厚而又特殊的情感。

           做渣豆腐所用的材料十分广泛,有白菜叶、芹菜叶、莴苣叶、萝卜缨、芥菜缨、地瓜秧、马铃薯秧、芸豆、豆角、榆钱儿、洋槐花、各种野菜,甚至棉花籽都可。可以说,大凡能食用的植物差不多都能做渣豆腐。在那艰苦的岁月,这简直就是大自然赋予的恩赐,把乡村一个个原本暗淡的日子喂养得晶莹剔透。       

            把菜择好淘净,放进筐里。把锅里添上水,生上火烧至沸腾。把菜倒进开水里焯一焯,然后用笊篱捞出来,放进凉水里拔一拔。感到不十分烫人了,就可以把双手插入水里拢合着把菜捞出来,用力攥成团,挤出水。然后把菜团放到案板上,用菜刀切细剁匀。                 

            把切好的菜倒进锅里,加上清冽甘甜的山泉水,上面撒上一层金灿灿的豆面子,再放上适量的一点盐粒子(过去农村是没有精盐的)。烧上一阵子火,菜和豆面子就煮开了。揭开锅盖,用铲子把菜和豆面子搅拌均匀,再盖上锅盖,焖上五六分钟,这些朴素清淡的混合体就变成了美味。     

             这时,母亲常常伸出一双开满了茧花却温柔无比的手,让家人和孩子们如磁石一般被紧紧地吸在餐桌的周围,营造出一种温馨的气氛。满满一盘子渣豆腐被端上桌,热气腾腾的蒸汽在袅袅上升,一股诱人的香气扑面而来。坐下来,扯一个煎饼卷上它,就着辣椒和咸菜,攥在手里使劲地咬一口,大口大口地嚼着,那甜甜的味道真叫过瘾啊,不由得让人吃过一个还想再吃下一个,直到我们摸着鼓胀的肚皮,脸上覆上了一层细密而晶莹的汗珠,脑中生出一种惬意无比的快感,把那颗因饥饿或困顿而难以找到归宿的心又舒舒贴贴地落回到肚子里。吃完后,用手抹了抹嘴,唱着曲儿,打着饱嗝儿,随便找个地方眯一会儿或打个盹儿,在梦里像欢快的小鸟一般倏地窜向了云霄,无论多大的痛苦和烦恼暂且都会被遗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有香喷喷的渣豆腐“垫底”,贫穷的家里充满了欢歌笑语,日子也像裹了一层甜蜜的糖。            

            随着社会日新月异地发展,人们生活水平不断地提高,顿顿鸡鱼肉蛋已不成问题,寒酸的渣豆腐便渐渐地淡出了当地老百姓的生活。不过,现在又悄悄回到了一些人的餐桌。目前,人们的各种条件都变好了,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也逐步提高,注意到了食物营养成分合理搭配的重要性。他们开始对高蛋白、高脂肪的食物兴趣大减,已认识到过量过频地摄入这些东西,会影响自己的健康。而渣豆腐这些粗纤维食物大都属纯天然的绿色食品,经常食用,有益于健康,这就是渣豆腐回归的主要原因吧。过去,人们吃渣豆腐的目的是为了填饱肚子,现在吃渣豆腐则是从健康的角度去考虑,可见人们对生活的认识已上升到一个理性高度。

            “渣豆腐香,渣豆腐甜,扒上一顿管半天......”每当想起这首民谣,我的脑海里便浮现出当年吃渣豆腐狼吞虎咽、大快朵颐的情形,香味会在肚子里不断地升腾,精神上也得到了一种慰藉与满足。


     



    9
    打赏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
    兴趣爱好

    825

    共有主题

    60

    共有社群

    18

    认证社群
    精彩内容
    扫一扫访问手机版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