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 收藏
  • 举报
    X
    【费县故事】吃不够的煎饼
    11728
    0

        ◎ 赵成星

         煎饼,按家乡话讲称之为“家宁”,是从小到现在经常吃的食物,一直没吃够。

          在小时候,生活条件没有现在好。煎饼都是地瓜面烙的,一日三餐每顿都要吃煎饼,卷咸菜、卷大葱、卷油、卷芝麻盐……好多种吃法。大人干农活的力气靠每顿吃三个煎饼,孩子长个靠每顿俩煎饼,再喝上一大碗地瓜熬白菜汤,一天三顿饭就这么简单。

          我清楚记得大人吃煎饼时用力咬下去那一口,嚼在嘴里在腮部能清楚看到一个疙瘩在动,慢慢嚼随着一口饭汤咽下去,有滋有味。脸上的每一块骨头和肌肉都在活动,得到充分运动,于是也就有了沂蒙山里的人们都长寿的说法。

          每家好几口人,一天基本光吃煎饼,所以一年当中要经常烙。刚娶进门的媳妇表现的时候,蹲鏊子窝里一烙好几天,订了亲还未进门的媳妇也有时到婆家来帮忙烙。至今老家的老年人夸儿媳妇当年的杰出贡献。再有就是亲戚邻居几家合伙烙上几天。秋后农闲时是各家各户集中拾柴火和烙煎饼的集中时间,到哪家都能遇见在忙着烙煎饼。谁家大门口都会有一大垛松针柴火,谁家里间屋里都会有一大摞煎饼。

          到了上学了,和煎饼更是结下了深厚感情。中午放学回到家,大人还在地里忙没回来,午饭需要吃煎饼来解决。有好几种吃法:一是踩着凳子慢慢揭下一张煎饼,轻轻对折三下,泡到大白碗里,倒上开水,提过油缸子滴上几滴油,再到菜橱里端出咸菜来,夹上几根,简单的午餐吃起来也又香又甜。再就是大些了,用刷帚洒匀水,滋润好再卷起来,卷上咸菜或者腌香椿芽或者炒的咸鱼,倒一碗开茶(水)或者烧火热热早晨留下的饭汤,吃饱喝足再吆呼着后院的小伙伴一起去上学,跑着跳着闹着笑着……一路就到学校。吃煎饼的经历融进了快乐的童年时光。

          再大些时,跟着大人一起上山拾柴火。早晨用白菜毛(切细的嫩白菜叶)和葱花炸锅的那一碗么喝,至今想起来还是那么好喝。母亲给准备的午饭是用包袱包的两个煎饼,煎饼里一个卷着煎鸡蛋,一个卷着炒咸菜。常听大人说,在山上吃煎饼更香,那是多么惬意的事啊!的确,两大捆松叶搂好了,也该吃午饭了。吃在嘴里的煎饼越爵越香,找到山泉水,趴在出水口出喝上几口,凉丝丝的甜甜的感觉好爽。

          到了县城上学时,经常能吃上馒头米饭,再吃煎饼就是打牙祭了。周日下午把从家里带来的煎饼分给周末不回家的同学吃。现在想起他们不同的吃相时还会笑出声来。

          从毕业工作到成家以后,我们就跟着形势经常吃面煎饼了。吃煎饼能省下做饭的不少事,尤其是午饭,炒上俩菜吃一个煎饼。难得的快捷模式,吃煎饼也更有讲究了,可我还是喜欢吃煎饼卷芝麻盐这一口。

          到了现在,我们经常利用节假日回老家烙煎饼。老妈给帮忙和面,我似乎没用怎么学就会烧火,媳妇也练就了一手烙煎饼的熟练技能活儿。大半天功夫能完成三十斤。和老人说着话,和媳妇交流着经验,一张连一张,火映红了我的脸,身上沾满了烟火气。品尝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一定会更拉馋更好吃。

          越干越有经验,现在我们学着在烙煎饼时加上熬好的小米粥,或加上豆腐渣,玉米面豆子面。刚下鏊子的撕一小片吃在嘴里又香又催,那味儿更加可口怡人。吃着用白菜叶和豆腐塌的煎饼,或者卷上一段蘸着豆酱的葱白,吃在嘴里可谓是顶级的享受。

          吃不够的煎饼,伴着平凡的人生经历,也经常勾起悠长的乡愁记忆。随顺手写下来,以飨读者,也留给自己。

    作者简介

    赵成星,山东费县人,临沂市作家协会理事,费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多篇作品在搜狐网、山东机关党建网、共产党员网、中国诗歌网、诗词吾爱网、学习强国上发表,很多征文获奖。

          


    1
    赏礼
    赏钱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
        你可能感兴趣的主题
    恢复多功能编辑器
  • 3 1
  • 推荐内容
    扫一扫访问手机版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