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忆中的柿子
    333201
    0

    赵玉前

        秋风来了,踩着满地的落叶而来,叩醒金秋的一丝凉意。柿子树满满的黄叶儿。柿子红了,象挂满枝头的红灯笼,真正的秋天到了。夜幕降临,万物沉睡。我身披月色,伫立阳台,竖耳倾听,晚风送来的蟋蟀鸣声。听久了,入迷的我暗暗思忖……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是有着甜甜的回忆。红了的柿子,一个个红红的小灯笼挂在树梢上,在风中摇曳。望一望,那种甜,仿佛就能沁入心脾,多么诱人!

        记忆中,剥去皮的柿子呈现一种如磨砂般的红粉色,里面软泥般的果肉撑出来,半透明,胖嘟嘟、颤巍巍的,可爱极了。那时的柿子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金贵,这么小小的东西,每人也只能分到一个。拿在手里,开始还舍不得吃,但软塌塌的,没法儿放呀。闻呀闻,都是蜜甜的味道,哪里还忍得住,要等大哥的那个也到了手,才肯一起动口。否则我吃了,他岂不馋得流口水?可惜实在太小了,一口一嘴蜜,还想在口里多留会儿,一不留心,早滑进了喉咙。嘴里却久久留下了那股甜蜜的记忆。父亲很少吃甜食,他说吃了肚子疼。看着我们虎视眈眈的样子,只好轮着给。虽然有次序,但要是这次落进了我的嘴里,那一声“爸爸”就叫得特别亲热,仿佛也沾了柿子的香甜。要是轮到哥哥,嘴里不说,心里却总是有点儿酸酸的味道。

        如今生活条件好得太多了,到了金秋时节,瓜果飘香,和葡萄、冬枣、橘子、苹果,柿子实在太普通、太廉价、太不起眼了。父亲所谓吃了甜东西要肚子疼,早已成为一个美丽的谎言。父亲对甜食其实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对“柿子”更是情有独钟。母亲告诉我,每次逛菜市场,父亲都要买许多各式各样的柿子。一个一个整齐地码放着,还每天检查,把那些有点儿瑕疵或者快要坏的挑出来吃掉,完好的是舍不得吃的。年纪大了,老顽固!好端端一堆柿子,每天吃烂的,怎么说也不听。这东西不耐放,到我们去探望的时候,常常剩下没几个了,颜色也变得特别火红。那时候,父亲又会拿出他的绝活,一个人在阳台上,静静地剥那些硕果仅存的宝贝,神情一如几十年前的专注,只是头发早已花白而凌乱,只是需要戴着老花镜,需要多得多的时间了。剥得差不多,就好像一件艺术品即将出炉。父亲总要仔细再端详半天,看还有没有残余。最后再精加工,作品就完成了,一如当年的完美,鲜亮的火红、晶莹剔透。第一个,父亲总是要给孙子,那么郑重其事,小心地交到儿子手里,生怕弄破一点点,就不完美了。然后就笑眯眯地等着他品尝,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期待。儿子却并不领情,嘴里塞着各种暧昧的食品,勉强尝一小口,便好像完成了任务,塞给我。我往往也随手往嘴里一塞,完全没有了当年的感觉,颇有点应付的味道了。有时候不小心掉在地上,还摔成了糊糊的一摊,引来一片对父亲的埋怨。

        秋,高远了蓝天;秋,气爽了人类。蟋蟀的歌声充满了激情,还有无数不知名的昆虫在吟唱。此起彼伏,无边无际,汇聚万籁之音,如醉如痴,实在是一种享受,又仿佛驱除我的烦恼,顿有心旷神怡之感。宝贵而又无所谓的时间过去了,又一件作品完成了,但只有一个人欣赏,一个人品尝。在秋天的阳光里,一小口、一小口,细细地咀嚼回味,仿佛那蜜蜜的甜味里,还有各样的滋味。也许,这正是秋天的味道。


    4
    打赏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
    兴趣爱好

    900

    共有主题

    64

    共有社群

    18

    认证社群
    精彩内容
    扫一扫访问手机版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