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 收藏
    X
    和谐
    79516
    0

     ◎胡留卿(河南平顶山)

       农历八月,秋雨连绵,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两天两夜,上午,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晴空万里秋风习习凉爽极了。

       苗岭村调解主任苗英吃罢早饭,洗漱打扮一番后,告诉老公:“你等会儿把孩子送学校去,路上注意安全,我去镇里开会,回来可能会晚,中午你辛苦点,做捞面条。”

       “好的”老公刘东亮应了一声,“你放心去吧!”

       苗英推着电车就走出大门。

       苗英今年36岁,中等个头,苗条身材,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活灵活现,耐人喜欢,她的性格开朗,说话和气,办事实在,2008年大专毕业,与刘东亮结婚后、育有一子,老公在信用社上班,儿子已上小学五年级,学校离家1.5公里,天天都得接送。

       苗英去年开始担任组支部委员妇联主任,兼协调工作,担子较重。全村六个村民组,三百多户人家,她总是起早贪黑,处理各种邻里之间、婆媳之间、兄弟之间、父子之间的矛盾,此起彼伏每天总是忙不完,辛亏苗英能说会道,各种矛盾都迎刃而解。

       苗英刚骑上电车要走,迎面碰上本村的江老汉江发,江发向她摆了一下手,示意她停下有说话要说。

      “苗主任,你去哪?”江发匆匆走来。

       “我去镇上开会,江叔、你有啥事?”苗英满面笑容的回答 。

       “还不是‘那事’。”江发把最后两字说的很重。

       苗英会意地笑了:“江叔,我知道啦,你先回去吧。急性子吃不了热米饭,这事包在我身上,抽空我去解决,保证让你眉开眼笑。”

       “好,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江发转身走了。

       苗英骑上电车一溜风的走了。

       苗英在路上思考着江发的家事,江发今年74岁,消瘦的身材一米六八的个头,虽然上了年纪,但眼不花,耳不聋,老伴早年因病去世,他养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叫江石山,今年52岁,大儿媳叫冬梅今年48岁,一个儿子刚大学毕业,外地就业;二儿子石岭。今年47岁,二儿媳春花,养育一个姑娘正在大学。

       儿子们婚后各立门户,儿子、儿媳都很孝顺,愿意让父亲居住在一起,可江发考虑到,自己老了,吃饭味口不同,愿意另立锅灶,无奈,只好顺从老人。

       近年来,随着党的改革开放的持久、稳定,农村外出打工收入比种地高出几倍,石山、石岭除了春节,一年四季都忙碌在外。两个儿媳都在家务农。

        大儿媳冬梅平时不爱说话,少言寡语、勤劳节俭。二儿媳春花性格开朗,泼辣、心直口快,唯一不足就是遇事冲动。

       两家的责任田在村北相邻,各一亩。五年前收玉米后种麦时,兄弟俩都不在家,春花种麦早,托人机耕时没找到界石,多犁了两犁,当时春花也没在意,就播种上麦子。

       冬梅播麦晚了几天,当她种麦时,也没找到界石,随便丈量一下,发现石岭家的地比自己家多,心中气愤,便找到弟媳论理,并把江老汉也叫到一块评理。

       “你说春花,咱都是一亩地,为啥恁的地播十三楼麦、俺的地咋播十一楼?”

        春花吞吞吐吐:“那我……我也没看,你看着办吧!”立刻脸上布满红云。

       冬梅又对着公公说:“爹,你说咋办吧!”江发对着两个儿媳尴尬的局面也不好收场,和起稀泥来;“春花也不是故意的,这事好说,下一年你多犁两犁。”春花也没吱声。

       高一声,低一声,争吵声惊动了附近的人们都来看热闹。江发见人越来越多,面子上不好看。为了打消这种尴尬局面,就摆着手劝大伙:“算了,算了,都回去忙吧。”看热闹的人们悄悄散去,至此妯娌俩就产生了隔阂,见了面,翻贴门神不对脸,谁也不理谁。

       石岭,石山春节回来,各有所言,兄弟俩也无法评说。

       三年后,农村实行合作化,冬梅和春花都把土地流转给别人免去操劳之苦,也都随丈夫到城市生活。

       冬梅随丈夫石山去了广州打工五年,在服装厂学会了服装设计,去年回到家乡,在家招聘了几个员工,风生水起地办起服装厂。

        春花跟丈夫去郑州打工,业余时间参加了广场舞健身活动,学会了跳广场舞的艺术表演,今年回乡,他买了电瓶箱,自发组织了村上的中年妇女,每天早上、晚上在大街上跳起了广场舞,成为教练,吸引了村上男女老少观看。

       妯娌俩各有所长。

       江发每当于村民谈起家务事,总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两个儿媳不合,如一块石头堵在心中。

       为此事,他找苗英几次,让她协调。

        苗英自江发找她以后,心里一直在想,当干部要脚踏实地为民办事,老百姓没想到的事,干部要想到,老百姓想到的,干部要做到,只有如此,老百姓才信得过。

       眼下,江老汉三次登门,要求解决儿媳和谐之事,苗英认为,这不只一家人的和谐,事关村里和谐、社会和谐,而且,党和政策提倡创建文明示范村,创建和谐社会,是每个村干部义不容辞的责任。

       “嘀嘀嘀……”一阵汽笛声打断苗英的思绪,她抬头一看,已经到了镇政府大门口。

       过罢“寒露”,农村的麦子都已播种完毕,进入农闲季节。

        一天晚上,苗英仍掂记着江老汉的嘱托,她正准备找江发一块到冬梅和春花家调解,忽听到院内有脚步声,“苗主任,在家吗?”

       苗英听出是春花的声音,“在”应了一声。

        只见春花风尘仆仆的进了屋,苗英一边让座,一边深有含意的说“怪不得咱村有句话说‘苗岭人杰地灵,心想事成,’想谁不离百步。”

       说罢、二人同时哈哈大笑。

        春花心直口快纳入主题:“苗主任,我有两事想问你中不中?”

        苗英微微一笑说:“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尽点微薄之力,也是应该的。”

       春花从苗英那炯炯有神的眼神里看出了希望,她爽快的说:“政府提出创文明示范村,我想咱村的妇女跳广场舞,也是一项创建活动,现自发跳舞人员已达到60人,俺想有个规范的舞场,你给村委……”

        还没等春花说完,苗英就情不自禁的表态;“这个建议好,说实话,恁的广场舞跳的精彩,随后我在村委会上提提,我相信村党支部、村委人员会支持的。”

       “你还有啥要求尽管提!”苗英诚恳的说。

        春花看苗英对妇女跳广场舞很支持,心里更充满发展的信心,她接着说“目前,跳广场舞的妇女纷纷参加,我想统一服装,现在六十人,每人一套,我准备订做一百套,可眼下资金不足,你能否帮忙借支三千元,月底还你,你看……”

        苗英对春花的设想十分赞成,心想:正好冬梅会服装设计,又办着服装厂,若是把这个想法告诉冬梅,她也许会同意,这不两全其美吗?妯娌俩几年的矛盾化解了,两家和谐了、江老汉的心病也消除了。想到此,苗英趁热打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春花,并诚恳的表态:“我支持,我支持。”

        第二天,苗英让老公取了三千块钱,用微信支付给春花,春花看到感激不尽。满口答应了与嫂子的和谐问题。

        周末的一天下午,苗英安排好家事,就约春花一前一后的去冬梅的服装厂订购跳舞的服装。

       走进冬梅家的服装厂,车间内五彩缤纷的各种布料玲琅满目,花的、红的、绿的、黄的……,另一边整齐的挂着一件件做好的成品校服,庄重、好看。

        “嗒嗒嗒……”十二台缝纫机不停运转着,十二个女工聚精会神地做着衣服、冬梅在一边认真的指导。苗英轻轻地放慢脚步,走到冬梅跟前,冬枝抬头一看,吓了一跳,惊讶道:“嗬,苗主任,哪股风把你刮来了?”

        苗英笑着夸奖说:“不错,不错,服装厂办的真有起色。”

        冬梅赶紧让坐、倒茶。苗英聊了一阵闲话,纳入了正题。

       “听说你的服装厂办得好,做工细致,款式新颖,成品质量,给你拉点业务!”苗英说话很有水平。冬梅听了很高兴:“谢谢!这批校服五百多件,按合同一个月完工,我们加班加点提前十天完成,保质保量!后天送货,正准备联系业务呢!你真是及时雨呀!”

        常言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吗!苗英话里带着亲切真实。他把来意告诉了冬梅。冬梅听了,点点头,表示同意。

       正说时,春花不声不响地进了服装厂,苗英对冬梅说:“你看是谁来了?”冬梅抬头一看,脸上的红云一下子泛到耳朵后、不知说什么好。此刻,妯娌俩紧紧抱在一起,许久许久才分开,热泪顺着鼻梁往下淌。一切尽在不言中。

        过去的事,云消雾散……

        三人挑好广场舞所需的款式,青色衬衣配黑裙子,款式新颖美观。

        一个月后的一天上午,阳光似锦秋风爽,庙岭村北三亩地的广场铺上了光滑如镜的大理石,四周也砌了排排座位,市电视台的记者带着摄像机忙前忙后,县文化局领导、乡政府的有关部门领导一并光临指导,苗岭村的村民也都似过春节看大戏一样,从四面八方热热闹闹地赶了回来。

        六十多位中年妇女装扮得如花似玉,广场的一角音乐舞曲清脆悦耳,舞友们翩翩起舞,如同仙女下凡争奇斗艳。站在一旁的江发老汉目不转睛看着两个儿媳尽情的跳着广场舞,乐呵呵的,眉开眼笑。

         作者简介:胡留卿,男,1961年出生于河南省叶县,高中文化,中共党员,平顶山市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职工,现已退休。本人自1991年从事业余新闻爱好,曾在《平顶山日报》、《平顶山晚报》、电视台、《河南日报》、《河南经济报》发表新闻、通讯报道及征文1000余篇。2008年被《河南经济报》聘为“特约记者”。2017年开始写小说、散文、先后在《平顶山日报》、《河南经济报》地域文化杂志、紫云山杂志、东方文学杂志发表了散文《俺村的石磨》、征文《漫步叶县县衙》、小说《扶贫》、小说《局长退宅》等20余篇。2018年写的征文《政策开放40年改变了我的人生》荣获河南省委宣传部《党的生活》杂志三等奖。2018年被平顶山市卫东区作者协会评为“优秀作者”。现为平顶山作者协会会员,卫东区作者协会理事。


    3
    打赏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0
    更多回复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