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沂蒙网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汤头:龙潭.虎步.马蹄泉

2023-04-18 20:07:27 385
  • 收藏

    ◎ 刘聚兴

    古镇汤头,山丘起伏,沟河纵横,甲级温泉名扬天下。近几年,随着健康饮水的深入人心和人们对“泉从石出清宜冽”的认知,汤头山泉之水备受区内外群众的青睐,慕名到清风岭、长沟、林子一带接水群众络绎不绝,龙潭、虎步、马蹄泉等一个个鲜为人知的古老传说也浮出了水面。

    这些传说,大多与汤河西岸的清风岭(也叫跑马岭)有关。今年77岁的逯长沟村老农刘学勤就是在在这些传说里长大并步入老年的一代人。刘学勤家居清风岭脚下,他家几代人都在岭上种地,很小的时候就听老爷爷说,清风岭是汤头的交通要道,也是一处古战场。岭间的古驿道,南通徐州北连临淄,东到大海,西至兖州。道旁青松遮天,柳林盖地,多有响马出没和绿林好汉聚集。

    最有神秘感的当属清风岭东麓的老龙潭。有山有岭必有泉,一池黑漆漆深不见底的老龙潭,遥看,就像镶嵌在绿荫里一面明镜,挂在清风岭的腰间。据说,老龙潭是连接东海的一个海眼,直通龙宫宝殿,出生在我区李家黑墩村的秃尾巴老李,最初就居住在这个老龙潭里。有一年,天气大旱,接连好几个月天不落雨,树木垂下了头,庄稼也黄了尖。烈日烘烤下的人们,盼雨焦急万分,望眼欲穿,不由地想起了施善家乡的秃尾巴老李。他们铜锣开道,牛皮大鼓擂响,赤脚光头,成群结队来到清风岭西南几里外的雹神庙,由年长者点起高香,燃起纸钱,领着大伙一边对着雹神秃尾巴老李神像磕头,一边诉说家乡百年不遇的大旱,祈求秃尾巴老李发云布雨救苍生。当天,求雨的队伍还没到家,就见老龙潭里黑雾漫卷升腾,随着一声炸雷,一条旋转的水柱从老龙潭直冲兰天,顿时天昏地暗,大雨磅礴。黑云里一条少尾巴的黑龙携风带雨上下盘旋,一时,清风岭方圆三十里之内,沟满河平,雨水横流,大旱立马解除。人们再看被秃尾巴老李取水行雨的老龙潭,水位不涨也没降,依旧深不见底。说来奇怪,秃尾巴老李取老龙潭水布云行下的大雨,如泼下的神水,下到哪里,哪里的树木稼禾格外茂盛,大家不但赞颂造福家乡的秃尾巴老李,还都说这老龙潭的水真是助长树木花草稼禾的神水。从那以后,人们在清风岭劳作,渴了喝上几口老龙潭的水,甘甜清爽,庄稼、树木旱了取老龙潭清水灌溉,年年都是丰收年。

    虎步岭与马蹄泉。清风岭南有一山岭,蹬岭西可俯视沂河,东隔温水河可仰望汤山。相传,千年前这里树木葱茏,每到明月清风夜晚,岭上林涛阵阵,虫鸣虎啸,一条条吊睛白额猛虎迈呼呼生风虎步,蹦跳游走于山石树木之间,随有虎步岭之说。又说,宋朝,穆桂英北征辽国,大军路过此岭安营扎寨,千军万马口渴难耐。穆桂英下马,虽一介女流,却于寻水中跨虎步若龙行,尽展威武轩昂,气度不凡之态。为纪念这位大军巾帼统帅,后人为此岭取名虎步岭。当年,征北的将士们岭上寻水不着,百般焦虑之时,穆桂英的红鬃烈马也不安起来,对着清风岭上一片柳树林仰首长嘶,穆桂英飞身上马,直奔烈马长啸的柳林。柳林中,烈马没待主帅下马,就奋蹄扬沙抛石,不一会,一股清泉从马蹄下涓涓流淌到了地面,成一汪取之不尽的清水。全军将士喜出望外,纷纷取甘甜的泉水解渴。也就是从那时起,清风岭上流淌的这个千古不竭的山泉,被人们取名叫做马蹄泉。

    老龙潭、马蹄泉虽然都带着人们向往美好的传说,但这些传说里真真实实存在的圣水,只要满足山岭、内石外复砂石土层、含水植被茂密,都会存有马蹄泉、老龙潭的自然景观。这些水,都是因山丘地貌所汇聚而成的山泉之水。山泉水一般是源出山岩壑谷,或潜埋地层深处,或流至地面的沙石下表层,稍微打破这一表层沙土,就会有泉水涌出。这些水经多次地下的渗透过滤,洁净清澈,水质甘甜,透明度高。且经过山体多年的孕育,富含多种人体需要的钙、钠、钾、溴、镁、铁、偏硅酸和碳酸根等多种微量元素,宜用于作物灌溉和人畜饮用。明代《茶笺》一书认为:“山泉为上,江水次之。”可见山泉水在古代典籍的记载中被奉为上等之水,也因此汤头街道清风岭一带也就成为了一块富含圣水的风水宝地。

    刘学勤说,近几年,古老的清风岭在乡村振兴中得到了综合开发,几个长沟村的农民相继成立了丰以蔬菜种植合作社,寇凤良、刘彦来等几个新型职业农民,流转了清风岭的土地,建立了采摘、餐饮、养殖、住宿为一体的临沂马蹄泉休闲农庄,马蹄泉、老龙潭这些山泉之水,被全部用在了当地农民的生产与生活上。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